“不统一”的ofo和越滚越大的押金问题
2019-08-30

    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 这个冬天,ofo迎来了严重的考验。  ofo用户在ofo办公大楼排队“挤兑”押金,成为了互联网热议的话题。12月19日下午,戴威发布一封内部信,承认公司资金出现了较大问题,寻找融资无果,“由于从去年底到今年初没能够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做出正确的判断,公司今年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”。  距离2018年结束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,ofo来到了至暗时刻的临界点。  “挤兑”押金  12月17日早上,北京ofo办公所在的大楼,被前来退押金的用户“堵门”。队伍从五楼排到一楼,再从大堂排到马路边。  押金“挤兑”风波越演越烈。截至12月20日,在线上退押金的用户已经突破千万。作为千万退押大军中的一员,广州的张先生于12月3日已经在支付宝上申请退押金,但是一直没动静,后来只能在ofo APP重新申请。“到20日早上11点40分,我的退款名次居然排在了11142664位,我也不期待能够拿回来了。”  按照99元或199元计算,ofo需要退押金的金额在11亿-22亿元人民币。ofo要偿还的资金远不止这些,它还有大量欠款。  今年10月,界面报道,一份约半年前的ofo负债表材料显示,当时ofo整体负债为64.96亿元人民币,其中用户押金36.50亿元,供应链为10.20亿元。9月,上海凤凰起诉ofo,要求其支付欠款及逾期违约损失等共计7000余万元。6月,天津、武汉、上海等地的合作供应商相继爆出ofo拖欠款项的消息。  时代财经查阅启信宝发现,ofo涉及18个法律裁决,其中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令ofo运营主体——东峡大通(北京)管理咨询有限公司——支付嘉里大通物流服务费811万;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判令东峡大通支付白马投资第三笔服务费用510.31万元。  全民都在热议“挤兑风波”的时候,戴威终于在12月19日下午发声。他在内部信中称,退还用户押金、支付供应商的欠款、维持公司的运营,1块钱要掰成3块钱花,“我希望每一位ofo人都能认同并坚定信念:不逃避,勇敢活下去,为我们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,为每一个支持过我们的用户负责!”  资深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对时代财经表示:“如果没有外部数亿美元资金来驰援的话,ofo它很难再撑下去了。如果它将来要破产清算,资产有可能可以补偿用户的损失,但这只是一个理想的状态,毕竟它的欠款太多了。” 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则向时代财经指出:“企业经营跟押金实际不产生关系,因为用户的押金是投资的资金池,企业是不能动的。如果押金退不回来,是因为在监管方面出了问题,他把自有资金和押金混同了。所以企业运营得不好,押金就难退了。”  ofo用户退押的事情,也惊动了交通部门。12月21日,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在例行发布会表示,ofo小黄车公司出现退押难问题,交通运输部正督促其畅通退押渠道、优化退押流程,加快线上退押进度,切实保障用户合法权益。  三方僵持  在2018年之前,戴威根本不需要为资金头疼。  自2015年底戴威带着ofo走出北大校门起,资本就围绕在他的身边,其中不乏投资界熟悉的面孔,比如阿里巴巴的马云、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、滴滴出行的程维、经纬中国的张颖、顺为资本的雷军等等。  据鲸准数据,截至2017年底,ofo融资金额累计超过了90亿元人民币。  在共享出行领域中,除了戴威,业内熟知的明星人物还有程维。经过多轮融资,程维的滴滴已经跻身成为了ofo第一大机构股东,并获得两个董事会席位。2017年上半年,ofo的董事会迎来了付强为主的滴滴团队入驻。  据《财经》(博客,微博)报道,滴滴团队进驻后,戴威与滴滴在发展方向上存在分歧。2017年11月,戴威单方面宣布了这批滴滴高管从ofo离职。  ofo和滴滴的裂缝越来越大。以滴滴高管入驻ofo为前提条件,滴滴曾承诺为ofo争取软银的投资。但随着滴滴高管从ofo离职,这笔融资也再无下文。  事实上,戴威也有着自己的后手——阿里巴巴。截至2017年底,阿里巴巴已经两度投资ofo。在戴威的许可下,阿里收购了朱啸虎持有ofo的大部分股权,并获得了一个董事会的席位。此时,ofo、滴滴、阿里形成了三方制衡。  在去年7月份获得阿里领投的7亿美元融资后,戴威试图再从阿里处获得资金的支援。2017年12月,外界曾传言阿里10亿美元注资ofo,但最终因董事会未达成一致而无法推进。有报道称,由于滴滴迟迟未签名,导致该融资项目无法推进。滴滴对此予以否认。  由于与股东微妙的关系,自去年7月份的融资后,ofo将近8个月没有新的融资进入。直到今年3月,戴威通过动产抵押方式,先后两次将其单车等资产作为质押物,向阿里巴巴换取共计17.7亿元的借款以解燃眉之急。ofo董事会中有9个席位,戴威与另外四名联合创始人同为董事会成员且为一致行动人,一人占据5席的投票权。相比融资事项需要全员同意的条款,抵押贷款在戴威占据过半投票权的董事会中更容易通过。  12月20日,马化腾在朋友圈就评论称,ofo垮掉是因为一个一票否决权(veto right)。无独有偶,李学凌在朋友圈评论ofo的失败,也提到了一票否决权,“目前,戴威、阿里、滴滴、经纬都拥有一票否决权。5个一票否决权,啥事都通不过。”  对此,朱巍对时代财经表示:“一票否决权看似是保护每个人的权利,但每个人在使用一票否决权的时候,都会着重考虑自己的权利而忽视整个企业,让私利凌驾于企业的整体利益之上就会拖了ofo的后腿。”  造血自救  面对资金链的紧张,戴威也曾通过“开源节流”的方式造血自救。  戴威“节流”的首要举动是战略收缩。出海曾是ofo的战略之一,但是,今年7月份,戴威拿到负责ofo海外业务的“接力棒”时,选择了海外大撤退。ofo业务相继在印度、以色列、中东、澳大利亚、德国、美国、西班牙、日本等国家和地区撤出或暂停。  共享单车一直没能形成有效的商业模式,营收源于用户的每一次骑行。戴威尝试了一系列的“开源”举措,寻找新的盈利增长点,例如车身广告、小游戏、信息流等等。  随着用户退押金的金额“雪球”越滚越大,ofo曾经试过与PP money合作,以缓解退押金困难的窘境。  11月底,有ofo用户发现在退还99元押金时,页面推荐一键升级为网贷平台PPmoney用户,将99元押金转为PPmoney的100元特定资产,在PPmoney平台上出借。据界面报道,当用户同意授权把押金转换成PPmoney投资后,PPmoney向ofo支付一百元一人的导流费,还包括利率。  当时,ofo予以了否认。随后双方公司发公告称,由于某些合作细节问题,经双方协商后,对该活动进行了暂时下线处理,上线时间将另行通知。  不仅如此,ofo App中“钱包”页面有“我要借钱”字样的图标,点进去可以看到,有5家网贷平台现身其中,包括了拍拍贷、省呗、小赢卡贷、及贷和小黑鱼。  丁道师认为:“在辉煌的时候,ofo接入各种各样广告、贷款平台等的盈利方式,会被认为是多元化发展。但企业遇到危机,才通过这种方式来赚钱,反而是在走下坡路或者是经营危机的一个信号。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认知。”  今年11月,戴威在发布内部信调整组织架构时提到,“在最困难的时候,我们仍需坚守信念,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,只要活着,我们就有希望!所谓危机,就是危险和机遇的并存,只有在最危险的时候才能真正让我们破釜沉舟、向死而生。”  在千万用户押金“挤兑”下,ofo还能撑过这个冬天吗?  12月21日上午11点57分,张先生的退押金排队名次显示为11117881,相比24小时前,前进了24783名。

    

    (责任编辑:王治强 HF013)

, 1, 0, 15);